良師益友 [2/3百度影音如何局部放大]

www.754kkk.com
良師益友(二)

回到家裡已經是深夜了,實在是非常的疲倦,和衣爬到床上便想蒙頭大睡,
無奈褲檔裡的肉棒還是硬崩崩的,一閉上眼便想起剛才偉媽糊裡糊塗地給我們淫
辱的一幕,於是甚麼睡意都沒有了。

差點兒忘記了在偉媽處偷來的錄影帶,心急地想看看內裡乾坤。電視螢幕開
始見到的是兒童卡通片,用遙控去搜索下去一會,終於見到戲肉了,原來是偉媽
家裡偷攝的,雜音很大,聽不到他們交談聲,意外的是房裡除了肥偉的父母親外
還有另外一對男女。

男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胖子,女人羞怯怯的垂低頭,看不到面貌。肥偉的父
親給了那胖子一個信封,跟著示意偉媽上床,偉媽搖著頭,似乎祗想做旁觀者。

偉爸沒法,跟那胖子耳語幾句後便開始剝那女人的襯衫、乳罩,跟著便吸啜
那女人的奶子,那女的默不作聲,低著頭逆來順受著衛爸的撫弄,那胖子在床尾
動手除去女人的西褲。

那女的好像想拒絕,扯著褲頭不放。她看來十分面善,細看下原來是學校裡
那惡婆林主任。這個惡婆娘看起來大約有廿七、八歲,其實都很漂亮,不過平日
非常嚴肅,打扮保守,想不到脫光了身裁卻蠻不俗,加上濃裝艷抹,披頭散髮,
又另有一狂野的味道。

為甚麼她會在這個場合出現?

林主任敵不過那胖子,終於被脫得赤條條的,衛爸一馬當先伏在她身上。鏡
頭的位置不大好,連林主任的下面有沒有毛也看不到,偉爸似乎是心有餘而力不
足,不一會就退下來,由胖子接替。

衛媽在旁由始至終到是很尷尬的縮在一旁。我想起她那濃密的黑森林,那朵
在玉腿盡頭的的喇叭花,真恨阿成拔了頭籌,忍不住便將她那條軟滑滑的三角褲
包著老二上下套弄,不消片刻便一泄如注,迷迷朦朦地進入夢鄉。

一覺醒來,原來已是日上三桿,心中暗暗罵老頭子上班時也不關照一聲,挺
著老二匆匆地走入浴室,梳洗之後便趕路上學。

回到學校大門便被校工攔著,照例帶去見主任室取批準,想起平日一到教務
處的時候總是膽顫心驚,今天將會是另一回事了。

「黃明同學,你這次是一星期內第三次遲到,又有甚麼理由?」那惡婆林主
任真是毫無人情味。

「沒甚麼,作晚打手槍幾次,累了便起不了床啦。」

「你說甚麼?你是瘋了嗎!」她氣得大聲叫。

「我說作晚看你主演的換妻錄影帶看得晚……」

「住口!你胡說!」

「阿偉父母還是現場觀眾呀,偉爸也客串……」

「你胡說!那晚沒有錄影……」她馬上知道說錯了,老羞成怒:「你給我滾
出去!」

「好呀,那我由這裡滾到校長室,將袋裡的影帶交給他好了。」我作勢要離
去:「再見吧!」

「坐下來!」她她顯然是作賊心虛,態度開始軟化。「你究竟想怎樣?你想
勒索我?我們不是有錢人家……」

「絕對不是勒索,我剛才大考的科目不大理想……我想要你幫忙,改為全部
合格。」

「這個……沒問題,」她鬆了一口氣。

「你今天穿甚麼顏色的底褲,甚麼質料的?」

「你是甚麼狗屁問題?」她很愕然:「你太過份了!甚麼是尊師重導,你懂
嗎?」

「尊師?為人師表和學生家長光著屁股胡混是值得尊重啊!這小小的問題也
要拒絕?我和你作一個協議,你能回答,我便立即離去。」

「好!我告訴你,是白色、絲質的……你現在可滾吧!」這惡婆知道鬥我不
過。

「我怎樣知道是白色?除非你給我看一看喇。」

「我說是白色便是白色,為甚麼要騙你?」她給我弄到啼笑皆非。

「外面的辦公室由玻璃門的位置可以看到你,但看不到我,我蹲到桌底下,
便可以驗明正身嘛。」

我也不等她的同意,一縮身便鑽到辦公桌底,她穿的是一條藍色長裙,沒有
甚麼看頭。

「喂!你做甚麼……快爬出來!」她嚇得一跳,將兩條腿夾得緊緊,狼狼的
用腿尖來踢我,好在我早料到她有此一著,將她的腿牢牢的按著。

「看一看便成嘛,不用那麼兇狠啊!」邊說邊將她的長裙扯高,將手放在她
的膝蓋上。

「不……不要碰我……我自己來……」她在極不願意之下將長裙翻起,將緊
夾的大腿稍微分開。

果然是一條很保守的白色內褲,她的大腿很光潔嫩滑,但是瘦瘦長長的,不
大好看,大腿的盡頭看到那微脹的三角洲……

「看到了嗎?快……出來!」她很不耐煩地說。

「看不到啊,這裡的燈光暗……再張開點吧!」

她無可奈何地將腿再張開了些:「你是盲的嗎,好喇,現在看到了沒有?」

「你騙人!是黑白兩色的,上面是白,那三角處是灰黑色的。」

「黑色?那是我的陰……」她知道又說漏了嘴。

「哦!原來是陰毛!摸摸看!」我伸手撫摸著那黑麻麻的三角洲。

「你摸我……你想非禮我!」她嚇得一跳。

「我不摸怎麼知道褲是絲質?有言在先,要知道質料嘛……」

我左手掌在她滑溜的大腿內側輕輕地摸,右手中指沿著那三角褲尖端陷落的
小罅揩揉著,我雖然看不到她的面色,但感覺她氣到混身發抖,緊執著拳頭的手
指也變白了。平日在學生面前惡慣的她,怎能受這屈辱。

我毫不客氣地用手指勾起她內褲邊緣……摸到她的陰毛…再摸落些……觸到
兩塊滑滑的肉片…

她本能地夾緊大腿,隨即又緩緩地鬆開,用幾乎嗚咽的聲音說:「驗到了沒
有……求求你快些,一會有人進來便糟糕了。」

「唔……摸著似乎是絲質,不知道是人造絲,還是真絲呀?」

「老天呀!管他媽的人造絲,真絲、那有甚麼關係?快出來!」她氣得怒吼
起來。

「聽聞人造絲弄濕了之後很容易撕破的,待我試一試。」

我將頭埋在她的兩條腿中,用舌隔著底褲在她那凹陷的小罅處舔,我聽到她
倒抽了一口氣:「啊……喔……不要……」

咬著她那條底褲邊緣像小狗的扯,不消片刻便撕破一個很大的洞,手指由破
洞處伸入去,摸到她疏疏落落的的陰毛,感到到兩片肥厚的陰唇已經是有些少潤
濕,我輕輕的揉弄著她兩片陰唇,探索她的小洞口。


「不……不……快點停手呀……!」她的怒吼變成哀鳴,她用拼命按著我的
手,夾緊著大腿,掙紮著要保衛這最後的防線。

突然間聽到兩下敲門聲,林主任嚇得呆了,我亦屏息靜氣躲著不敢動,感到
她兩條溫暖的大腿在微微的震抖著。

「進……來……吧……」她強作鎮定。

從桌底望出去,見到對四寸的高跟鞋,慢慢走到桌旁。

「主任,這個下學年的開支計劃報告有些問題……」聽聲音認出是那年輕的
女見習生馬小姐。

「好,放下來好了,待我有空時看看。」此情此景她當然沒有心機批閱了。

「對不起,校長一小時後就要開會,他想你立即批閱這份報告,你有幾分鐘
嗎?」馬小姐全神貫注著她的報告:「這批文具費……我不明白……」

我趁這個大好良機,抓緊林主任的橡筋褲頭,連拉帶扯的想將她的底褲脫出
來,可憐的她不但不能阻止,為了不想馬小姐察覺,還暗地擡高屁股來方便我。

「甚麼文具費用……噢……喔……是加進這個項目,你算錯了,要……不要
……不是……」林主任感覺到我將她兩腿盡量分開,下體毫無遮蔽的任我狎玩,
但一面要應付這馬小姐的問題,當然是心不在焉了。

我的手指在她的蜜穴裡緩緩抽插,溪水開始氾濫了,我另一隻手便沿著小溪
摸下去,在那啡褐色的屁眼兒扣挖著,嚇得她緊緊地收縮肛門,連聲音也變得發
抖。

「錯了?怎辦呀……要不要我再算一次…………」馬小姐亦很焦急。

我用舌尖輕輕地在林主任的陰核包皮附近打圈,見到那羞怯怯的陰核慢慢地
凸起來,紅嫩嫩的一小粒,就像那剛發育女孩子的小乳頭,我輕輕地舐著著這顆
“小乳頭”,舐得興起,便含著它來吸啜,每吸一次,便感覺到她反彈性地挺起
小腹。

試著狠狠地大力啜一下,她兩條腿不能自制地前後地撐動,「喲!啊……不
要……」她禁不住叫了出來。

馬小姐見到惡婆神色有異,以為自己犯了大錯,惶恐地拉了張椅子坐下,彎
身附伏在桌面修改,連平時交疊膝頭的坐姿也忘了。

我側著身,臥在地上,由下面窺上去,馬小姐那短短的迷你裙實在遮不了甚
麼,一條緊窄的小三角褲,包著那高聳的小屁股,兩條晶瑩飽滿的美腿,比林主
任的美得多,真想找個機會打她一砲。

一隻手插著林主任暖暖濕濕的騷穴,一面抓著她的足踝磨擦我的肉棒,欣賞
著馬小姐的裙底春光,實在是忙個不了。

幾分鐘後,林主任終於打發了馬小姐走,她自己也鬆了口氣。

我由桌底爬出來,拿著那條撕破了的內褲端詳一番:「可能不是真絲的啊,
下次可不要買這些廉價貨。」我扯下褲鏈,掏出那條硬崩崩的肉棒向著她淫笑:
「我這條老二比你老公大嗎?」

「你想怎樣?……不要拿出來……」林主任嚇得一跳。

「你這騷貨的淫穴已經是濕淋淋了,還在裝純情?要不是外面的玻璃窗可以
看到你,我真想擺你在桌上操你。你想我躲在桌下一輩子嗎?乖乖的由桌底伸隻
腳過來搓弄我的老二,在十分鐘內不能令我射精,我便對校長宣揚你的醜事……
十分鐘,開始!」

「你太過份了,你……不要逼我……」

「九分鐘零四十学生装扮的情趣内衣叫声忍不住再射一次.m3u8秒。」

「我老公認識有勢力的人……」

「九分鐘零三十秒。」

她為勢所逼,唯有半臥在椅子,伸長雙腳用腳尖挑逗我的肉棒。她用一隻腳
掌搓揉我的陰囊,腳趾公在龜頭的小孔輕輕地掃,我從來未試過“腳淫”,感覺
得很刺激。但腳趾總是比不上用手的靈活,加上她要盲目探索,一時失“腳”,
足踝竟然踢正我的下陰,痛得我連條肉棒都軟了下來。

「五分鐘零三十秒。」

她急得額角直冒著汗,顯得很吃力。知道尚有幾分鐘,要改變策略了。

她緩緩地將眼鏡除下,眉目含情地望著我,嗲聲嗲氣的說:「好挪偈悠德衣资佑衰鬼!催甚麼
啦,你不喜歡我這條底褲便算了,為什麼那樣粗暴要撕破它,我改天給你穿條透
明的成嗎?」

我將袋裡的小型錄音機開動了。

「阿明,你剛才在檯底玩得我很舒服,噢……喲……你……一定是挖開我兩
片肥陰唇咯……看我那鮮紅色……水汪汪的淫穴是不是?」林老師果然聰明,用
淫聲浪語來催情,聽得我的老二脹硬起來。

她的腳趾又再撥弄我的肉棒,弄到我龜頭的小孔有潺潺的滑液流出。

「你的肉棒很大條啊!想不想插我來呢?你這挑皮鬼,搞到我很姣……小冤
家呀……啊喲……我想要你的大龜頭塞進來……唔……」她七情上面的「咿咿啊
啊」地呻吟起來。

「一分鐘零三十秒。」

「我想用嘴含你的肉棒啊!」她伸出舌頭,用舌尖舐濕了紅唇,「用這條舌
頭舐著你的陰囊、舐著你屁眼兒,你看我的舌頭多靈活……啊……」

「三十秒。」

她解開兩粒襯衫鈕,露出個白色的乳罩,手指尖在乳頭處打圈,嬌嗲地向我
說:「如果外面的人看不到,我會給你啜我的大乳房,你看它多大、多圓!……
唔……有機會我會用對大乳房來夾著你的肉棒,夾呀……磨呀……直到你噴漿為
止。」

「二十秒。」

「你看呀,我在挖自己的淫穴了……我想你插我呀!很濕……啊……很……
爽……啊!……」

「十秒。」

看她粉臉通紅,微閉雙目,呼吸漸漸加促,小腹愈挺愈急,喃喃自語︰「好
刺激啊…好……舒服呀,我死喇……,喔……啊……我爽死……喇……」看她的
樣子已經進入高潮了。

聽著她的淫聲浪語,看著她的驕嗲媚態,加上她的腳趾不停地搓弄著肉棒敏
感的尖端,我也忍不住在她的小腿射了精。

「零秒!」

見到她筋疲力盡的軟下來,覺得這樣折磨她是有點過份,我用她的底褲將老
二和她的小腿楷抹乾淨便站起來,將那小型錄音機袋好。離開房間時她仍舊閉著
眼,不知道她是因為羞愧而不與我目光接觸,還是在回味著剛才那淫蕩的情景。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