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師益友 [3坏妹妹集百万潮流/3]

www.754kkk.com
良師益友(三)

離開校門後還未到中午,走到肥偉家在附近的餐廳打了個電話上去,電話鈴
響了很久,偉媽才來接電話:「喂!找誰?」

「我是警署的賈探長,李偉的父親在家嗎?」我壓低嗓子扮“賈探長”。

「他去了內地公幹三數天,有甚麼重要事?」

「你是李太太吧,想請你到警署一行,半小時內有警車接你。」我說完便立
即掛斷電話。

她一個人在家就是我下手的大好良機了,我立即飛奔上樓去按門鈴,偉媽匆
匆地赤著腳出來開門。她好像是剛洗完澡,粉紅色的晨褸內是件的短短的睡袍,
手裡還正拿著毛巾擦乾頭髮。

「阿明,怎麼氣沖沖的,你不用上課嗎?」

「伯母,不好了,阿偉在學校出事了。」

「阿偉怎麼了?剛才有個甚麼賈探長的電話來,要我協助調查,我的心很慌
亂,一時之間又找不到偉爸。」

「阿偉在校內販賣色情錄影帶,現在給扣留了,錄影帶中有你兩夫妻,還有
學校的林主任在場,警方懷疑你們是主腦人,要帶你去落案,剛好調查這案件的
探長是我表哥,我知道這事便課也不上了……」

「衰仔真無出色!一定是波多野结衣番号2014他偷了那卷錄影帶去賣……」,偉媽欲言又止,面
有難色。

「請不要怕難為情,以大事為重,亞偉前途重要啊!」

偉媽一邊哭,一邊說:「這純粹是一場誤會,偉爸房事不大濟事,還埋怨我
沒有吸引力……嗚……嗚……他籍口要……試試換妻,我又不想隨便的去找一些
陌生人,剛好林主任的丈夫在生意交易上欠了偉爸一筆債,偉爸便成人之危,逼
她兩夫妻……做一次……嗚……現在惹出禍了,怎麼辦?」

「伯母不用擔心,這事我可以代為解釋,表哥向來怕老婆,買些少禮物求表
嫂出頭便沒事了……你帶著的名貴手表也不錯啊,除下來給她作禮物便成了。」

偉媽聽了開心得摟著我:「太好了,拿這手錶去……不夠再告訴我吧。」

我將錶袋好,繼續說:「但阿偉兜售錄影帶,證據確鑿……不是錢可以疏通
得了的,他有案底便不能出國了……」

「怎辦呀?」偉媽又開始哭了。「聽說在扣留所會被人打到內傷的,阿偉身
體弱怎受得起?」

我心想:「你的兒子混身肥肉,怎會是體弱?」相信天下母親愛子之心都是
一樣的。

「我一會便去替阿偉頂罪,看在表兄弟份上,賈探長會打得輕一點吧。」

偉媽非常感動,抱著我在哭:「我怎能要你受罪?阿偉有你這樣的朋友,我
很方心!」她的晨褸散開,淡黃色薄薄的睡袍的下擺縮……到上大腿,窺到她大
腿盡頭的一點點三角褲。

她繼續伏在我的膊頭上訴苦,悲從中來:「阿偉又不成材……我……也很難
受……嗚……嗚……」我緊緊地摟著她,將胸口壓著她的大乳房,軟綿綿的非常
好受。她剛沐浴後的體香很好聞,薰得我頭昏腦漲,手也變得不規矩地在撫摸著
她屁股。

「我人老珠黃了,丈夫常借故常常去內地公幹……嗚……嗚……」

「伯母是個成熟的尤物,是我們一班同學中最漂亮的母親,我們每次見到你
都目不轉睛地……看你的……」

「看我的……甚麼?」

「看你的美腿咯!有一次……」邊說邊放肆她摸著她滑滑的大腿。

「有一次……你們看到我的腿了?」她實在是渴望我的讚美了,連我這輕佻
越軌的行為也視如不見。

「你跌了錢包,你蹲在石階拾回散開的物件,我們便窺到你裙底春光了。那
次你穿了條薄如蟬翼的粉紅色三角褲……就……就像現在的情形一樣……」

我撩起她的睡袍下擺示範:「我們都看到你那脹卜卜的地方,一片黑色的三
角陰影……我們幾個都呆了一會,急急地走到廁所去打手槍,阿洪還吹噓的說看
到你突出的幾條茸毛啊!你從此便成為我們心目中的女神。」

偉媽羞得將頭埋在我肩膊,像個少女地發著嬌嗔捶著我的胸口:「大話鬼!
嘴甜舌滑的吃我豆腐,你們這班小子真壞透!啊……你幫忙我家人,我想送件禮
物給你,不知你喜歡甚麼?」

我摟抱著她的腰,在她耳珠處吹氣,細聲說:「偉媽,我想吃奶!」

偉媽情不自禁地笑起來:「你長得比我高,還要吃奶?」

我悄悄將摟著她背部的手繞到前面,隔著晨褸輕摸她奶子。「乾媽的奶奶很
堅挺、很圓……」

衛媽捉著我的手,羞得面額通紅:「你這小鬼,不要那麼壞……偉媽老了,
丈夫也嫌棄我了……要那姓林的女人也不要我!」

「我在錄影帶看過林主任的身栽,蠻不錯的……」

「連你都說她漂亮!她比我年輕十歲,你們男人都喜歡年輕的……」

「你比林主任更漂亮、更成熟、更……」平心而論,衛媽不算得很漂亮,但
她有一種成熟、溫順,典型的家庭主婦的韻味。我立定主意,今天非要吃到這條
住家菜不可。

「繼續啊,更甚麼呀?」她渴望我的讚美。


「你給我吃奶,我才告訴你。」我解開她晨褸的腰帶,迅速地將肩帶向兩邊
一撥,找著她的襟前一扯,那對白玉般的豪乳便毫無保留的彈了出來。契媽給我
這突襲嚇了一跳,慌忙掩著嶺上雙梅:「不要……啊……你真多手……啊……」

我不等她說完便將她嘴唇吻著,她扮著純情的稍微掙紮幾下,便張大了口,
給我含啜她的舌尖。

我捉著她掩蓋乳房的手,擺在我的褲檔前讓她感覺我那條硬挺的老二,她沒
有縮手,但亦不敢主動的去摸我。

我俯低頭,撥開她象徵式遮掩在胸前的手,交替地含啜和搓玩著她那兩粒硬
得像小子彈的奶頭,她閉著眼睛,夢囈般的說:「阿明……不要……快停啊!」

這樣的阻止跟鼓勵差不多。她一直都是閉著眼,任由我撩起她的睡袍,隔著
三角褲撫摸她大腿盡頭那脹脹的小丘,我注意到她面部的肌肉微微顫動,明顯地
知道我的挑逗,內心正在作情慾和理性的掙紮。

當我將她的三角褲褪到膝間的時候,她才如夢初醒地推開了我,幽幽的嘆了
口氣:「我是你的長輩,這樣做是禮教不容的,我實在不能對丈夫不忠……」

「你老公當著你面也玩女人呀!」

「他說是為了我好,希望可以治好我的冷感,衝激平淡的性生活。」

「他媽的!又是傳統婦女的愚忠,你們幾時會站起來吶喊呀!你老公已經和
林主任偷偷地搞得天翻地覆了,你不相信便聽聽這個……」

我將剛才林主任的錄音播出來:「……你剛才在擡底玩得我很舒服……」

「不錯,是她的聲音啊,你怎麼有這錄音?」

「這是表哥賈探長調查時偷錄下來的,你還要聽她向你老公發的淫聲嗎?」

錄音機繼續轉動,林主任的嬌喘聲:「……噢……喲……你……一定是挖開
我兩……片肥陰唇咯……看我那鮮紅色……水汪汪的淫穴是不是?」

偉媽又些愕然,真不敢相信那平日嚴肅的林主任會是那樣淫蕩,我為了繼續
刺激她,便再放出另一小節:「……冤家呀……啊喲……我想要你的大龜頭塞進
來……唔……唔……」

偉媽氣得半死,眼淚直流,聲音也發抖了:「老鬼沒良心,枉費我多年來安
安份份,一心一意地對他……真是……嗚……嗚……」

她憤然將睡袍脫下,踏出了那脫到膝頭的三角褲,拖著我的手帶我入睡房。
「阿明……我也給你看!」

她將房中所有燈都亮了,臥在床上,毫不羞恥地將兩腿張開對著我。

為了讓我看得透澈,她將兩膝彎起到幾乎貼著奶子,兩手由大腿外側繞到陰
部,用雙手的食指和中指將淫穴向左右挖開。

「阿明,我的……穴是不是比那姓林的狐狸精差勁?」

我臥在她身旁,摸弄她那毛茸茸、漲卜卜的三角洲說:「伯母的小穴陰唇肥
厚,張開來就像朵喇叭花,非常之性感;那姓林的下面陰毛疏疏落落,賤穴又看
起來乾乾的……最要命的是兩條腿很瘦,皮膚又黑又粗,真難看啊!」

偉媽聽得很開心,斜眼望著我,驕傲地將她的屁股左右扭擺,那喇叭花的花
瓣也相應地搖晃著。

「唔……真不知你老公喜歡她甚麼……呀!我知道了!」

「甚麼?快告訴我!」

「你老公一定是喜歡她的吹蕭技巧,男人都喜歡女的替他口交服務啊!」

我將褲子脫掉,挺著條大老二擺到她的口唇邊:「伯母,你是個引死人的尤
物……引得我的肉棒硬硬的,連龜頭都已經有潤滑液滲出來了。來吧,張大你的
口,試試你的蕭技吧。」

偉媽尷尬的伸出舌頭,皺著眉頭舐我的袋子,由肉棒的根部舐到龜頭,然後
便整條含進口內吮啜,眼角斜視著我,好像是觀察我的反應。雖然她的動作不大
熟練,我亦輕輕的撥起她額前垂下來的秀髮,對她嘉獎一番:「伯母……的舌功
弄得我很舒服啊!」

她羞得粉面通紅,微微的點頭。我亦開始扣挖她的小穴,三兩下子便春潮泛
濫,嫩紅濕潤的小洞,在床燈的反光下更覺得鮮艷,尤其是那粒滑潺潺的小核,
紅嫩嫩的凸起來,很是搶眼。我輕輕舐著她那片花瓣用食指急促地在她的小核尖
打圈,她輕奮得呻吟起來。

我知道這是時候了,將肉棒由她口中抽出,對準她的小穴,狼狼的插進去。
她的小穴比我想像中緊窄,暖暖滑滑的非常舒服。她用雙腿跟繞著我的腰部,隨
著我的抽插而聳動著小腹。

不到五分鐘,她開始了發出夢囈般的聲音了,我感覺到她全身一陣一陣地抽
慉,知道她高潮將近了。

我將肉棒拉出來,龜頭在她的穴洞口徘徊,急得她大叫:「啊……不要拿走性与爱的抉择美国电影
啊……求求你……插進……來」

我便用盡全身的氣力,像打樁機地連續抽插,插得她雙眼反白,淫水聲「吱
……吱……」作響。龜頭突然間感到熱辣辣的,忍不住便在她裡面爆了漿。

我們摟著睡了片刻,她望著我幽幽地說:「阿明,你要知道我是剛才一時糊
塗……實在不應和你做……那事。可一不可再,你千萬要守秘密啊!」

稍後她很便溫柔地幫我穿回衣服,臨走前她還千萬囑咐我要用功讀書。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